为什么说新媒体人不适合去 Bloomberg?-克里焦点网

事情大家都知道了:The Verge 创始人 Joshua Topolsky 在加入 Bloomberg 不到一年时间之后,于近日被炒了鱿鱼。

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 Joshua Topolsky,创办 The Verge 之前这哥们儿在 Engadget,一直做到了主编。2011 年出来单干,创办了 The Verge,还是走 Engadget 时主打电子产品评测的内容路线,但是加了不少泛科技文化题材的内容,尤其是产品包装和视频内容的制作,让 The Verge 一度大红大紫,拿了几个大奖。Joshua Topolsky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美国科技圈炙手可热的编辑。

虽然 Joshua Topolsky 在 The Verge 的成绩有目共睹,但是笔者却对此人并不感冒,恰恰相反,在关注了一段时间他主持的视频播客之后,不禁隐约觉得这位科技记者提问题和做内容的角度,越发向“大公司人”的风格靠拢,尤其是他采访 Neal Tyson 和 Aston Kutcher 的两次节目。而直到去年有报道说他将会加入 Bloomberg,不禁觉得他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地方。

Joshua Topolsky 加入 Bloomberg 是受 Justin Smith 的邀请,曾经在 The Atlantic 任职的 Justin Smith 早在 2013 年 8 月就加入了 Bloomberg,Justin Smith 加入 Bloomberg 被普遍认为是因其成功将 The Atlantic 这本有着 150 年历史的纸刊进行了成功的数字化转型。Joshua Topolsky 加入 Bloomberg 后被寄予厚望,他本人也多次为 Bloomberg 站台,其中就包括在 Jimmy Fallon Show 上推介索尼的虚拟现实设备 (Project Morpheus)。Joshua Topolsky 和索尼公司交情不浅,在 The Verge 期间出镜最多的赞助商之一就是索尼。

不过在 Bloomberg 做媒体内容显然并不像听起来这么美好,Fortune 的报道就是证明:“Bloomberg 旗下的《商业周刊》和电视部门加起来每年要损失数亿美元,这些亏损都由数据终端部门来填补。新闻社和《商业周刊》之间矛盾重重。事实证明,彭博社的双重目标——通过为终端提供数据来赚取数十亿美金收入,以及为更广泛的世界创造重要的新闻作品⋯⋯有时候会产生矛盾。”

想必 Justin Smith 和 Joshua Topolsky 的日子都没有那么好过。Joshua Topolsky 在离职后,有媒体指出是他和 Michael Bloomberg 本人在发展方向上的分歧导致。而他自己倒是不忘在博客上总结一下工作成绩:

网站访问量首次超越了华尔街日报、成为视频观众数量增长 350%、各个社交媒体的访问量也几乎翻倍达到新高,在 Facebook 上访问量更是有超过 3.5 倍的提升。更重要的是,数码内容的收入有了两位数的增长。(本段内容摘自 iFanr)

Joshua Topolsky 在博客中还写道,自己是想创造新东西的人,暗示离开 Bloomberg 是要去创造新东西。但是谁又是因循守旧的人呢?Michael Bloomberg 吗?但是在笔者看来,Joshua Topolsky 今天的离职从他当初选择 Bloomberg 那一天,就已经注定了。

道理很简单,从 The Verge 到 Bloomberg ,是一次从 The Disruption 到 The Establishment 的倒退。

The Disruption 是“颠覆派”,是新媒体,反应更快、角度更新,看起来更“草根”,更容易得罪公司高管。The Establishment 是“既成派”,是旧媒体,庞大臃肿、层级复杂,看上去更“高端”,也和公关们走得更近。如果这样说太过抽象的话,那么曾经的 TechCrunch、BusinessInsider、PandoDaily 和 The Verge 是前者,而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和 The New York Times 是后者,当然还有 Bloomberg BusinesWeek。

Joshua Topolsky 去到 Bloomberg,其实要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读者群体,要应对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组织架构。正如 Fortune 的文章中写道的:

“彭博社内部还有大量守旧派——实际上,彭博内部什么都很多。他们不仅有大批专门写证券市场消息的记者,还有许多只报道证券市场某一特定方面的记者。彭博社有超过 2400 名编辑,他们针对某些特定话题的编辑团队,比 Business Insider 等网站的所有采编人员加起来还多。根据一名华盛顿特区分部的员工泄露的备忘录,彭博社就像商业新闻领域的 BBC,公司内部充满了牢骚。”

The Disruption 和 The Establishment,其实是两种做内容的角度,也是两种媒体人的思想状态。正如一些媒体记者心安理得、一字不差地将公关稿当成新闻来发一样,一些媒体记者也会在采访公司高管时直截了当地提出尖锐问题,并在自己的稿件中秉笔直书。这两种对比鲜明的情况是实际存在的,做出价值判断,则要取决于你站在读者还是被报道公司的立场。

Joshua Topolsky 从 Bloomberg 离职,从一个侧面说明,科技博客这种生来“颠覆”的媒体形态,还是和“Bloomberg 们”难以调和,而高举“打造 Bloomberg”旗号的新媒体,和号称要转型的“Bloomberg 们”,终归也只是痴人说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