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刚换新台长,毕福剑就被调查了-克里焦点网

在过去的48小时,毕福剑大概终于能明白“病从口入,祸从口出”的奥义所在了。

一支俗曲儿引发的风波

因为在酒桌上哼了几句不上台面的政治小曲儿,这位央视春晚与《星光大道》的双料主持人,被不好当面割席而坐的宾客偷拍下来放到网上,时间是4月6日凌晨。如其所愿,互联网再次发挥了它惊人的威力。

不惟公众骇然,连官媒也大哗。中青网发表署名肖玉的评论表示:

毛泽东是一个时代的伟人,是共和国的缔造者。没有毛泽东没有共产党,毕福剑还能像现在吃香喝辣交杯问盏、提起筷子吃肉放下筷骂娘,打着百姓舞台的旗号、装傻卖乖在全国人民面前充“姥爷”?

这篇火药味浓厚、转载率颇高的评论在中国青年网官网上如今已不见踪影,但这已无所谓,看热闹的网民们又成功地被常作惊人之语的《环球时报》评论吸引了:

私人场合的东西不适合做政治定性的依据,因为人在这种场合比较放松,说话随意,若只根据视频对毕福剑下结论,显然不够严谨。这不是改革开放已经几十年后还值得鼓励的做法。但他以歪曲、贬损英雄故事为乐,也不能不说是低俗的,劝名人多自重、多谨慎是必要的。

纳尼?!这简直是给友媒《中国青年报》捅暗刀好么……

新台长+舆论危机,迅速发酵的事态

官媒意见尚且相左,民间评论更令人大开眼界。好事者在争论之外,通过搜索得知,席间为毕唱鼓掌者为解放军艺术学院刘**少将……这事儿,显然令恰在同一天走马上任、“既无新闻专业教育背景,也没有一线采编经历”的央视新台长聂辰席,遭遇了一场舆论危机。

8日午间,媒体传出央视内部命令:

严厉治理工作作风,从今天4月8日零点开始到4月12日零点止,暂时停播4天毕福剑在央视主持的所有节目。

这还没完,8日晚20时许,央视官网发布简短的声明《中央电视台声明:对毕福剑言论认真调查并依规处理》称:

央视刚换新台长,毕福剑就被调查了-克里焦点网

毕福剑作为央视主持人,在此次网络视频中的言论造成了严重社会影响,我们认真调查并依据有关规定作出严肃处理。

论友尽的优美姿势和批评英雄的尺度

至此,这一出“段子手被告密者揭发”的闹剧,终于告一段落。不过,这段小曲儿引发的争论还没结束——

偷拍者是谁?这么公开私人宴会场景是否合适?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从拍摄的角度来看,作为毕福剑本人及旁边鼓掌的少将,大概一眼能推测出视频拍摄者的身份。而即便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也要上传视频,始作俑者真是用心良苦。

中国永远不缺这样的好事者:既不愿拍案而起,又不愿对质是非,只默默拍下他人无心之谈上传互联网供看客围观和鞭笞,即便不是一场蓄意的攻击,也完全称得上是恶意的玩笑。这是个无法想象的公开恶例,它暗示着我们或许永远无法再相信坐在桌对面与你共进晚餐的人,长此以往,以后的私人宴会,是否要小心谨慎到“举杯以目”?

毕姥爷交友严重不慎。

公众人物会在政治取向不同而“因言获罪”吗?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目前官方评价毛泽东功过的准绳,不过温斯顿的时代已经过去,人们不会因各种腹诽而犯“思想罪”。而作为一名官媒主持人,毕福剑大约是深信自有“言论自由”加持,便在私人宴会场合玩起了非正式即兴逗乐。逼得央视发表声明称其“在私人场合的言论与央视无关,毕有言论自由,后果也自负”。但岂不闻林副主席曾经曰过“逢人只说三分话”,鲁迅先生也曾经曰过“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推测中国人”,毕福剑哪是不明就里之人?可见整个事件中,毕的过失更明显些。

虽说发表政见、批评英雄,终究是要有个尺度, 但就算是毕福剑这样过火的言行,除了被认为是口无遮拦、台上台下人格分裂以外,恐怕也不会有太多惩戒。因为现行《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

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前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

《刑法》并无明确针对“侮辱党和国家领导人”有入罪规定,而法学界则以是否“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为界定罪,争论颇多。但无论如何,毕福剑不至于“因言获罪”。入罪可免,调查难逃,他言论不当还是要承担相应后果,包括接受其就职单位的调查。

所谓言有召祸,行有招辱,这是适合任何人任何场景下的交际逻辑。焦点中国君反对随便将毕福剑饭局小曲的曝光与“厂卫”、“段子手”联系起来,这是极不负责的表现。

或许在多方压力之下的毕福剑需要赶快表个态——

“他们永远是正确的,我要努力工作。”——“Animal Farm” by George Orwell

点此全站设置为大字体 本设置保留在浏览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