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苹果音乐,上半年音乐产业圈还有这些大事儿发生-克里焦点网

沉寂已久并且自娱自乐的音乐产业在进入2015年之后开始躁动,国内外的大玩家们都开始在音乐产业布局。新音乐产业观察为我们总结了十桩可能改变未来音乐版图的事件,这其中又以大陆音乐公司动作最为频繁。

有意思的现象是,欧美的流媒体音乐产品,国人暂时就不要奢望了。而即便是最垂直的音乐媒体,都无从探寻国内多数音乐公司的动态的具体时间,也就是说,这些音乐公司对媒体的沟通意愿非常之差,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原文标题《2015年上半年也许会改变音乐行业的十件事》焦点中国对原文做了少许编辑。

对于音乐行业来说,过去半年来发生了太多大事,这些事情都有可能改变新音乐产业的发展方向。以下是新仔认为2015年上半年最有可能改变音乐行业的十件事。

内地篇

虾米+天天动听:阿里音乐版图初现

今年3月,媒体爆出天天动听和虾米音乐将组成阿里音乐。这一变化的进程比较缓慢,实际上虾米音乐直到6月份,网站title才初现阿里音乐。不过,亚洲新歌榜的建立,让人看到,阿里音乐的野心远不止天天动听+虾米音乐,那可能是一个音乐+视频+微博的大整合,另外有传闻称宋柯和高晓松已经加盟阿里,这无疑将是一枚重磅炸弹——相比只有钱的恒大,阿里不但有钱,还有资源和渠道,这够两位大佬玩的。

酷狗+酷我:海洋音乐集团成立

双酷合璧,其实去年内部就已经宣布了,但直到今年上半年才公开,而且,海洋音乐蛇吞象,把双酷据为己有,唯实让人吃惊。当然,谢国民谢总的资本运作能力很强,这可能是更善于做用户的双酷的短板。新海洋除了双酷,还包括彩虹和源泉,另有传闻称其还收购了天浩盛世和伯乐爱乐,来势凶猛。

乐视体育之后,乐视音乐也宣布独立

乐视音乐于2015年3月从乐视网独立出来。乐视音乐一直是互联网界的“奇葩”,就在各家为版权和用户争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他们却不紧不慢地“做自己”——偏文艺的“Live生活”和各种音乐节直播。不过,得益于乐视生态体系的不断壮大,乐视音乐也因此找到了土壤,并借由汪峰鸟巢演唱会直播一炮打响,让自己多年来的坚持开出硕果,还顺势从乐视独立出来,成立了独立运营的乐视音乐公司。

豆瓣成立唱片公司

豆瓣音乐至少在2015年5月以前已经成立。豆瓣积累了大量的独立音乐人资源,却一直没有很好的利用,如今阿里音乐人后来居上,才终于成立唱片公司来活化资源。虽然外界看来,相比其他平台,豆瓣的格局相对小众,不过,不要小看了豆瓣的韧性,而且,大家都不太关注的小众市场,没准反而比较适合豆瓣。

太合麦田收购海蝶

跟海洋和双酷合并一样,太麦收购海蝶这事也是去年就完成了,但是一直未宣布。整合后的太合音乐集团,号称旗下拥有15位全约艺人、近10000首原创词曲版权、120余名签约词曲作者,“超越传统三大,成为华人音乐市场份额最大的音乐集团。”

摩登天空扩张

在独立音乐、音乐节和摇滚领域,摩登天空正在成为一个巨无霸。上半年,摩登天空于2015年3月宣布战略投资POGO,而在摇滚/独立音乐圈,最轰动的一件事就是,传说摩登天空以一个八位数的天价签下了痛仰乐队。除此之外,摩登天空还先后签下多支顶尖摇滚乐队/艺人。另外,摩登天空上半年还宣称要把草莓音乐节扩展到海外多个国家地区,为下一步的融资打好基础。

Live的魅力:在线直播热潮

自从去年乐视音乐举起O2O大旗,今年O2O全面开花。腾讯视频、乐视音乐、KK唱响首当其冲,优酷和爱奇艺也不甘示弱,而几个视频直播阵营如YY和繁星等则着力于基于在线直播的造型运动。在线直播有可能为音乐探索出新的盈利/造星模式。

欧美篇

收购Beats之后,AppleMusic终于上线

虽然碧昂斯的老公Jay-Z旗下流媒体付费音乐平台Tidal如“众星捧月”,但上半年音乐流媒体领域最为人瞩目的明星仍然是苹果的AppleMusic。从传闻到各种争议,Apple Music的上线让欧美各大媒体兴奋不已。媒体普遍认为,AppleMusic将会让音乐流媒体更加普及,并进一步促使音乐流媒体取代付费下载。

不过Apple Music也经历了Taylor Swift和Adele等知名音乐人的反对,但苹果方面也一直在争取当中。

别走错了步子:IFPI宣布全球音乐发行时间统一到每周五

2月26日,IFPI做出一个重要决定,从今年夏天开始,全球范围内,把专辑和单曲的发行时间统一在每周五的零时1分。普遍认为,这一举措将会加快全球音乐数据统计的一体化,并减少盗版的空间。

吸血鬼的真容:Spotify、SoundCloud与唱片公司合同曝光

虽然Spotify、Soundcloud跟身在天朝的我们都没有什么关系,但它们确实是目前世界上不容小觑的流媒体音乐平台。

今年五月,Spotify和SoundCloud与索尼等大厂牌的协议先后曝光,在欧美引起来了轩然大波。各方焦点在于,之前音乐人阵营一直诟病音乐平台支付版权费用太少,但合同显示,流媒体平台与唱片公司签订的是一份非常苛刻的协议,唱片公司显然从中获得了不少好处,却没有都分给艺人。这一事件的后果就是,艺人开始重新考虑与唱片公司的合约。而BMG还适时跳出来“推销”自己的艺人服务协议。